微信做直播,除了斗友商还得斗自己

来源:互联网    浏览:989次    2016-08-04

深圳微信开发公司

IT界的传言十有八九最后都会成真。像是之前滴滴和uber声明合并消息不实;马云对收购南华早报的提问摇头摊手;还有从合并起,就被看衰CEO一定要走一个的58赶集,结果分别是合了、买了、离职了。所以这样看来,任由业内人士的猜测在权威媒体上乱窜,说不定鹅厂是真有给微信添加直播功能的想法,借机测试市场反应呢。可是把现在最火的流量功能接入有最多用户的APP就能实现效益叠加么?藏在微信钱包里的京东和大众点评恐怕要表示宝宝很委屈了。

今年6月,支付宝内测直播功能谍照流出,也不知道阿里和腾讯谁会先搞出这个直播界的大新闻。

草根直播和熟人社交的互斥

微信推出时有很多人担心它是否会和QQ功能重叠,如今事实证明这个基于熟人社交且紧贴移动化趋势的产品定位非常准确。据腾讯《微信数据化报告》表述,截至今年3月,微信用户量达6.97亿。

盈利设计上的短板没有影响这个社交平台持续攫取流量的能力,并且它试图以新手段来扩大吸力,而直播无疑是一种可能。只是我们在探讨微信设计与直播的硬冲突(如分享的人数限制)时,也需要考虑下这两个产品在满足用户需求的特性上是否存有某些矛盾。

我们如今所热议的狭义上的网络直播,侧重于草根生活、休闲娱乐等等。就主播和观众而言,被满足了展示欲、互动欲、造星欲、窥探欲、认同欲等等。它是一个对人的社交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高度满足的产品,再加之其特有的商业模式,难免会引发一些具有本我倾向的行为。而这种展示与互动的对象,若由陌生人转为熟人,双方各自脱离社会身份,乎无助于群体内角色的维护,反而有可能崩了人设,更可能升级为一种类似于朋友圈点赞的社交负担。有这些考量产生,微信用户对直播的兴趣怕是要大打折扣。

再者,随着信息量的膨胀,用户使用微信时的目的性明显强了。很多人早已习惯对群里转入的链接视而不见,哪怕有红包都未必肯打开,朋友圈就更不用说了。而多数求人气求互动的直播,如果不是内容极端精彩,没法指望熟人捧场来刷数据。说白了,熟人对你的秀没啥兴趣,且表示拒绝当托儿。

多年龄层用户覆盖就能变现?

当然除了上段所说的草根直播,现在由媒体、明星或其他专业人士做的直播也很多。像新闻事件报道、专业知识解析等,在B站开直播的张局座就是个典型。

张召忠7月13日在B站进行直播,由于观看人数太多,服务器一时崩溃。

深圳微信开发公司

而在这类直播中,观众数是第一要素。此时微信作为大型社交平台,可以发挥覆盖多年龄人群的优势,这也是所有内容生产者借靠大平台的原因。本来多数中老年人对网络直播甚至对很多APP都不熟悉,不知道怎么看干脆就不看了。可当微信这个他们玩得很溜的产品提供了服务时,他们自然愿意用用看,并且他们也有大把的时间去看。不过他们在互动上的活跃度不太值得期待,如果微信直播和其他直播平台一样通过流量分成盈利,那投入产出比肯定更低。所以这又回到了微信的内容盈利问题,入驻媒体有花红赚,平台没场地费分。

但话说回来,现在各聚合类资讯平台都在争版权资源,原创内容带来的流量可以为其他增值服务提供基础。如数据挖掘、付费广告、付费订阅等等,这种长尾效应是不可忽视的。

提供即时传播渠道的重要性

一项产品或一种技术如果能创造出人类生活的某个固定步骤,那么它就是跨时代的。比如刷牙要挤牙膏、进酒店知道找wifi、看电视遥控器得放在手边。同样的,即时传播的意义就在于这个消息我就要此刻知道、完整旁观甚至还要各种表态,直播则是包含了这些还多了个即时互动。

我们知道微信现在已有小视频的录制,能转发、能保存。如果说中高龄人群想录个广场舞、孩子结婚、老同学聚会啥的没有问题。并且它和表情图、电子相册一样,属于刚需,如果能给配上一些傻瓜式的美化工具(背景乐、特效之类),那就更好了。总之,这些人基本上是不需要直播的,他们不渴求互动、要呈现的内容对时效性也不是那么迫切。当然老中医讲养生这种特殊情况除外……

直播平台

图上的直播平台都或多多少和腾讯有关系,其中腾讯自建的腾讯直播主打综艺娱乐、企鹅直播主打体育,收购的斗鱼和龙珠都主打电竞和游戏。

所以具有冲击力的现场和能引发互动的话题仍是直播的重要资源,年轻人还是草根直播的主力。在以往的直播平台大战中,高薪挖主播、购买独家直播权等都是常用招数,腾讯之前收购的斗鱼、龙珠包括自家视频部都在这些业务上砸了不少钱。而同时,腾讯自己还开发了腾讯直播和企鹅直播。娱乐资本论曾在今年5月的一篇文章中专门写了腾讯直播APP,认为其对主播设置的审核门槛较高,不如映客花椒这些平台贴近素人。不过作者也表示这种以明星发布会、体育赛事为主打、“媒体”属性较强的直播内容,和草根直播形成了差异化,在国家监管下也更安全。

但如果腾讯决定开启微信直播,那么这一功能的定位势必要和现有直播业务有所区分。重演一场比QQ和微信重叠功能还多的PK战,是不明智的。那此时做草根,如何争取其他平台用户,让他们放弃现有的人气和等级,降低转移成本,就是关键了。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微信直播似乎能提供一种变相的多人会议,打破群讨论的人数限制,这对于目前很多专业学习群来说是极为实用的功能,不过回放是必须要有的。